首页 »

韩正为何请马化腾上课

2019/9/7 7:18:12

韩正为何请马化腾上课

4月13日,腾讯CEO马化腾受邀登上上海市委常委学习会讲坛,为沪上官员讲授了1个半小时“互联网+”。同一天,腾讯与上海市政府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。

 

检索历次上海市委常委学习会授课名单,民营企业家身影极其少见。韩正出任市委书记后,马化腾是其请到常委学习会的第一位互联网企业“老师”。对于马化腾获得的“高规格待遇”,完全不必感到意外。可预见的是,类似的讲课者出现在常委学习会上,可能成为一个“新常态”。

 

就市委常委学习会而言,马化腾不是第一个来自“民间”的讲课者。

 

上海市委常委学习会一般每月举行一次,针对一段时间内的重点问题,所邀请的授课嘉宾多为该领域权威。早先,受邀前来授课的多为国家部委有关方面负责人,以及高校、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。

 

2013年7月,韩正首次把4位基层社区干部请到市委,为常委学习会讲课。时值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期间,4人就基层社会治理中的经验和困惑与市委高层交流。

 

2014年7月,常委学习会再度邀请包括城管队员3位基层工作者,讲述 “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”的体会。

 

在首次邀请基层干部讲课时,韩正曾表示,“什么是官僚主义、什么是形式主义,来自一线的同志们最有感受!”其亦多次指出,需在日常工作中习惯“拜群众为师”。显然,常委学习会这样“高大上”场合挑选主讲者,已经不再过多地询问“出身”,更看重的是“发言权”。

 

时下对上海而言,“互联网+”不仅是代表中央经济思路的大热概念,亦是推进打造“科创中心”的关键抓手。如韩正所言,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,“与‘互联网+’的时代大背景紧密相连”。

 

这方面,高层屡屡提及的“BAT”,自然最有“发言权”。

 

据知情人士透露,腾讯与上海市政府签订框架协议的现场,上海市有关领导曾提到,上海亟需通过“互联网+”手段破解智慧停车、居家养老、社区管理等城市治理问题。对此腾讯方面表示,这些问题用微信都能解决。

 

韩正对马化腾并不陌生。两年前,韩正就曾在相关场合多次提醒官员注意微信带来的变革;另有知情者称,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期间,两人曾就“互联网+”同上海合作的可能性进行过交流。

 

而从高层在公开场合的论述中,足以看出上海方面对拥抱互联网和“互联网+”的渴切需求。

 

韩正曾无数次对官员提及互联网新技术对上海的影响,其急切之情溢于言表。最知名的一次在2014年7月的市委全会上,其称上海干部存在“四个不适应”,为首便是“对互联网迅猛发展和科技快速变化带来的挑战和冲击不适应”。

 

韩正称,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迅猛发展,“深刻影响到我们的生活,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、生产方式、交往方式和生活方式,很多改变和创新是颠覆性的”。当时其已提出,传统商业等许多传统产业面对互联网冲击,甚至每况愈下,“这还只是开始,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”。

 

其表示,面对互联网技术带来的广泛、持久而深刻的冲击,一些领导干部“知之不够、思之不深”。而在2014年初,韩正在调研市委宣传部时就称,人们对互联网的认知“已知部分远远少于未知”。

 

马化腾的讲课之后,韩正结合“互联网+”的新语境重申了这些话语。在其看来,科创中心建设就需立足在这样的背景下谋划,背后直接指向的,则是政府管理服务模式的创新和再造。

 

对政府而言,“互联网+”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,更是一个方法论问题。是否赶上这一潮流,考验的是政府开放与否。

 

就在近期,韩正在调研科创中心建设的场合曾数次强调,上海的科创中心建设需在“开放的平台”上进行,这不仅是传统的对外开放,更着重强调政府对各类市场主体的开放,以及政府内部打破垄断壁垒的开放。

 

把马化腾请来上课,除了体现市委本身的开放姿态,更重要的亦是借此再度提醒各级官员思考“开放”这个核心问题。

 

结合“互联网+”中核心的数据问题,韩正作了一番关键的阐发:“简单采集和累加的数据并不是资源,经过处理并能够进行广泛深化运用的数据才是真正的资源”。他称,当前政府掌握着相对齐全的数据,却一直存在着纵向和横向分割的问题,并没有真正打通和共享。

 

这恰恰是存在于上海多年的瓶颈性问题。“要让这些数据真正成为资源、更好地推动经济社会发展,必须秉承更为开放的理念,立规立法去管理和使用。”韩正说,“这方面,有待各级政府部门进一步从思想认识、工作举措上加以改进。”

 

某种意义上,这方面的改进成效如何,正是各级官员“听课”成效的最直接体现。

 

(注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