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万人在线看“无聊直播” 背后藏心理孤独风险

在现实生活和大众社交中,不少年轻人在经济基础、社会地位上不具备优势,他们转而在网络直播的圈子里寻求认同,这也反映了年轻一代的孤独感。

毫无疑问,网络直播已经成为2016年火热的互联网风口之一,不过,在火爆之中也出现不少争议。

除去正在整治的低俗网络直播外,有业内人士提出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看直播,其目的并不是为了追寻刺激,而是“看无聊”,背后暴露出的“孤独病”值得关注。

5月17日,二次元弹幕视频网站bilibili宣布,其与小米手机合作的直播实验“小米MAX超耐久无聊待机直播”直播时间超过7天,已经吸引了超过1000万的用户观看。在7天的直播中,主播们除了常规的唱歌跳舞外,还有发呆、吃饭、画画、打游戏、扎帐篷睡觉等。5月16日下午,有网络主播干脆将“无聊”发挥到了极致,索性办起了“天下第一发呆大会”,直播发呆。

记者发现,在直播主页右侧,有一个“七日投喂榜”,能够上榜的用户,皆是在过去7天内在这一直播中打赏金额高的前几位用户。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这个“最无聊的直播”,居然也在7天内收到了不少打赏,而出手最大方的一位用户,则在这次直播中花了2492.1元。

“现在很多人一提到直播,就下意识地与秀场、天价游戏主播联系在一起。实际上,用户追捧什么样的内容,与人们本身的审美趣味有关,更重要的是直播平台的文化倾向和氛围。”bilibili副总裁陈汉泽表示,这一次的“实验”也是出于对平台自身文化氛围及用户素质的信任所做的实验,“结果也证明,年轻用户借助直播平台创造了大量互动,玩的不亦乐乎,甚至在晚上没有任何主播,只是直播空镜头时,都有一两万人同时在线发弹幕”。

法律界人士也认为,类似的“实验”说明此直播平台在履行自己所应承担的责任。直播平台对直播内容负有正面引导和过滤筛选不良节目的责任,目前部分直播平台“野蛮生长”暴露出的各种低俗趣味,正是因为缺乏责任意识,完全以“抓眼球”为目的才产生的。

进入2016年以来,网络直播的发展可谓突飞猛进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从女主播直播吃饭月入过万的新闻,到电影《百鸟朝凤》制片人方励直播下跪扭转影片排期甚至直接拉动票房,再到此次的“最无聊直播”,都是试图探索针对年轻群体的新的营销方式。

不过,也有人认为,这种火爆背后,也反映了年轻一代的空虚。

在bilibili为“最无聊直播”发布的官方微博中,不少网友评论“真是太闲了”“真是非常无聊”。对此,有学者认为,这反映了年轻一代在现实生活中的孤独,“他们很多人甚至还在上学,在现实生活和大众社交中,无论是经济基础、社会地位还是社交能力上并不具备优势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转而在二次元这么一个小众的圈子里寻求认同,这也是‘无聊直播’走红的一个原因。年轻一代还是应该放下手机,多出去走走看看,和真正的人面对面的交往。”

来源地址:千万人在线看“无聊直播” 背后藏心理孤独风险



图片

Contact 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