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【经济】万万没想到!自贸试验就此推广

2019/10/20 16:15:59

【经济】万万没想到!自贸试验就此推广

没有想到!中国(上海)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运行满一年不久,中国自贸试验就迈开大步复制推广。

 

东部沿海,南北呼应,广东、天津、福建,三个自贸新坐标,与上海遥相呼应,恰如张弓。

 

长江南北,百余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星罗棋布,上海试验田培育的种子,广种遍撒。

 

没有想到!短短一年,上海自贸试验区拿出的可复制可推广项目那么多,辐射效应范围那么大,远超预计。

 

为全国扩大开放探路,这本是上海自贸试验区的“初心”。

 

不忘初心,加快试验可复制可推广步伐;千帆竞发,恰是开路先锋的荣光。

 

国家战略,先行探路

 

有人议论,自贸试验复制推广了,上海独有优势没了。殊不知,这场浦江之滨的国家试验,干的是正是袁隆平“育种”的事。

 

为全国扩大开放试水,为全国深化改革探路,这是上海自贸试验区与生俱来的使命。

 

去年9月,上海自贸试验区诞生。国家战略,服务全国,是其鲜明的标记。

 

今年5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沪考察,形象地为上海自贸区定位:“播下良种,精心耕作,精心管护,期待有好收成,并且把培育良种的经验推广开来。”

 

今年9月,李克强总理在上海强调,上海自贸区要使先进理念和成熟经验在面上可复制、可推广,带动全国涌现更多改革开放高地,形成改革开放新动能,打造中国经济升级发展新的发动机。

 

如今,中央再作部署,自贸试验复制推广吹响号角。对上海而言,不是独特优势没有了,而是改革试点得到充分肯定。正如市委书记韩正所言,自贸试验区是国家的试验田,不是地方的自留地。现在的制度创新,国家推广得越快,意义越重大,越有利于制度红利的显现。

 

与过去的开发区、保税区、地方优惠政策特殊发展区等完全不同,上海自贸区一年来所有的发展探索和先行先试,都不是为了地方发展,一切服从服务于国家战略。

 

种子的播种扩散,是试验田成败最好的证明。自贸试验区复制推广越快,辐射效应越大越广,越能证明国家战略谋划和上海自贸试验的成功。

 

制度创新,主动作为

 

开路先锋的天职,是勇敢探索,不等不靠。上海的积极作为,让国家扩大开放有了更足的底气。

 

时不我待。短短半年,负面清单从无到有,开启外商投资准入管理全新模式。

 

2013年9月30日凌晨,上海自贸区挂牌次日,第一份负面清单滚烫出炉。有人说,真不容易;也有人说,还是太长。其实,清单的长与短不是关键,重要的是,外商投资管理由“潜规则”走向“明规则”,“法无禁止即可为”的法治理念得以凸显。这是质的改变。

 

时不我待。上海自贸区“边走边试”,马不停蹄对刚面世的负面清单做减法。

 

今年7月1日凌晨,2.0版上海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出炉。仅仅相隔9个月,特别管理措施由190条缩减为139条。更重要的是,站在国家战略角度通盘考虑,对金融、教育、文化、医疗等有序开放领域,以及对育幼养老、建筑会计、会计审计、商贸物流、电子商务等放开领域,管理措施能取消则取消,能放宽则放宽。

 

掌声响起,这一次,更加真诚。11月2日,市长杨雄表示:市政府正在研究制定下一步工作方案,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,再推出一批新的开放举措,2015年负面清单更令人期待。

 

时不我待。上海真正理解了先行先试的内涵,以敢为人先的勇气和智慧,当好改革领跑者、树立开放新标杆,努力成为制度创新高地。

 

市场反响最能说明问题。中外企业鱼贯而入,地区总部纷纷集聚。仅仅挂牌一年,上海自贸试验区累计新设各类企业12288户,超过原上海综合保税区过去20年的企业总量。 

 

压力测试,坚定开放

 

某种意义上,上海自贸试验区是一剂“皮试”,要试验中国这个经济体,对于当下国际通行的投资贸易便利化规则的适应度。

 

压力测试,测的是在前所未有的开放环境下,我们能否适应?

 

面对后金融危机时代国际投资贸易规则的重大变化,自贸试验区扩大开放领域提高适应性。尤其是在服务业扩大对外开放方面,自贸区一成立,就在金融服务、航运服务、商贸服务、专业服务、文化服务和社会服务等6个领域扩大开放,暂停或取消投资者资质要求、股比限制、经营范围限制等准入限制措施(银行业机构、信息通信服务除外),并提出23项扩大开放举措。目前,这23项措施全部落实到位。今年7月,试验区又推出进一步扩大开放的“新31条”。对外开放水平大幅提高,超过了我国加入WTO时承诺的开放水平。

 

压力测试,测的是制度框架与国际高度接轨状态下,我们能否适应?

 

一年间,投资管理制度,由正面清单和审批管理转向负面清单和备案管理;贸易管理制度框架,由关境上便利化转向关境内便利化; 海关监管制度框架,逐步实现一线放开、二线管住、区内不干预的国际公认海关管理标准规范; 金融管理制度,推动人民币国际化、利率市场化、外汇管理体制改革;综合监管执法制度框架,从事前审批和主体监管转向事中事后监管和功能监管。一系列创新,缩小了我国现行制度与国际通行规则的差距,为我国加入更高标准的投资、贸易协定积累了经验。

 

自贸区头半年,外界议论区内新设企业中资多、外资少。进入第二个半年,外资企业明显加快步伐。最近,自贸区相关方面在与美国、欧盟商会进行交流时获悉,外企进驻自贸区意愿增强,预计外企占比将加速度上升。

 

习惯全球投资贸易游戏规则的外资企业开始“亲近”上海自贸区。“皮试”效果证明,对于国际上正在进行的TPP(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)和TTIP (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协定)等区域投资协定谈判,我们的话语系统可以对接。上海自贸试验,为中国下一步在全球新规则构建过程中的对话争取了更多主动。

 

面向太平洋,从开路先锋到弓满箭出,中国正以更大力度的可复制可推广,展示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决心。